• 个性签名
  • 格言大全
  • 名言大全
  • 笑话大全
  • 知识问答
  • 生活家居
  • 星座运势
  • 宝宝起名
  • 休闲爱好
  • 百科大全
  • 以后农村养老怎么办,回农村养老半年就后悔了,为什么说农村养老没有想象中那么好

    栏目: 百科 日期:2023-05-26 08:00:35 浏览量(来源:小齐

    [摘要]回农村养老半年就后悔了,为什么说农村养老没有想象中那么好?大伯四年前退休,不顾家人的劝阻,带着500多万的积蓄从城里回老家养老,可在老家呆了不到一年就逃回了城里...

    回农村养老半年就后悔了,为什么说农村养老没有想象中那么好?

    大伯四年前退休,不顾家人的劝阻,带着500多万的积蓄从城里回老家养老,可在老家呆了不到一年就逃回了城里。

    大伯是我爸的堂哥,十几岁就离开老家去外地求学,后来定居在了杭州,距离我们老家七八百公里。以前交通不方便,他很少回老家,也很少和我们这些亲戚走动。

    他有一个亲侄女,我叫她堂妹,我们俩从小一起长大,她大学毕业后投奔了大伯,大伯给她安排了工作,还给她介绍了一个当地的对象。堂妹出嫁时,我们从老家过去参加她的婚礼,大伯顺便邀请我们去他家做客。

    以前听别人说大伯挺有钱的时候我还不怎么相信,他就是一个上班的,再有钱又能多有钱?去了他家后才发现了我的无知。

    他们家住的是200多平的大平层,装修非常豪华,而且他们不止这一套房子,在其他地方还有一套,名下还有好几百万的存款。大伯说,如果指望上班,他这辈子也住不上这么好的房子,他当年完全是赶上了好时候,靠chao股发了家。

    住大房子,实现财务自由,这是人人向往的理想生活,可大伯却说他打算退休后离开城市,回农村老家养老。

    我们感觉惊诧不已。大伯说,在城里生活了这么多年,他早已厌倦了城市的喧嚣,特别向往农村那种宁静而美好的田园的生活。他十几岁就离开了家乡,虽然已经过去了几十年,可仍旧时常梦到小时候,梦到老家的老房子,还有村头那棵上百年的老槐树,父亲和母亲离世时,他没能及时赶回去,至今自责不已。

    这些都让他对故乡有着一种难言的向往和情怀,加上大妈身体不好,她之前照顾瘫痪在床的老母亲将近两年,因为心理压力过大,患上了抑郁症。大伯认为农村的日子恬静自在、农村人淳朴善良,可能会让大妈的心情变好一些。

    我爸他们纷纷劝大伯不要回老家养老,他们在老家生活了大半辈子,农村生活并没有大伯想象的那么简单美好。

    可没想到的是,他一退休就紧接着回了老家,准备在老家盖一栋房子。回来后才知道现在农村不让随便划地基盖房,如果有老房子,可以翻盖,没有老房子就只能先递交申请,审批通过了才能盖,这个流程比较麻烦,可能需要很长时间。

    为了节省时间,大伯准备翻盖他父母留下来的那套老房子。

    他还有一个兄弟,常年在外打工,闻讯后匆匆赶了回来,一本正经地给大伯说:“大哥,这房子是咱爹娘留下来的,你一直住在城里,又这么有钱,就别和我争这块地皮了,我还打算在这给你侄子盖婚房呢。”

    大伯说:“你儿子结婚还得好几年,你给他重新申请一块地基就是了。”

    “那不行,大哥,当初咱爸妈生病,都是我一个人在跟前伺候的,按理说这块地皮本来就应该是属于我的,你在城里过得好好的,非要回来和我争这块不值钱的地皮干吗。”

    一提起爹娘,大伯就愧疚不已,弟弟的话虽然不怎么中听,但也可以理解,最后经过协商,他给了弟弟十万元,算是从弟弟手里高价买下了这块地皮。

    不懂老家的人情世故

    接下来就是盖房子。他没盖过房子,只装修过房子,城里装修房子很简单,全权交给装修公司就可以,他什么都不用管。可在农村盖房不一样,一砖一瓦、水泥沙子都需要他自己去买,好在老家亲戚都很热心,帮他解决了一个又一个难题。

    可亲戚们再热心也有一些想不到的地方,第一天开工就闹了个乌龙。村里盖房子,中午是要管工人午饭的,可大伯没经手过这种事,还以为工人吃饭不用他管。大伯看着到了正晌午了,让工人们去吃饭,工人们面面相觑:你不管我们饭,让我们去哪吃去?

    大伯尴尬不已,急匆匆的去饭店里炒了几个菜,可工人们仍旧不满意,因为光有菜,没有酒。大热天的,如果一人能来上一杯啤酒,那既解渴,又有干劲。大爷憋了一肚子气:我花钱请你们来是干活的,又不是来喝酒的,谁惯的你们这些臭毛病?

    其实这也不能怪那些工人,老家盖房都是这样。老家人的想法很简单,让工人吃好、喝好,工人就不好意思偷懒,干起活来就尽心尽力。大伯却还是城里人的思维,认为我每天付你们工钱,你们就必须把活干好。虽然他已经六十多岁了,但对农村的人情世故还是了解的太少。

    历时几个月,房子总算是建好了,加上装修,晾晒,前后用了大半年的时间。可等住进去之后,大伯瞬间觉得所有疲惫和烦恼一扫而空,对以后的生活充满了憧憬和想象。

    可现实并没有他想的那么美好。

    邻里纠纷

    他盖房子时,左边的邻居在外地打工,没有在家,等打工回来直接找到了大伯家,原因是大伯家的房子建的比他家的高,口口声声这样对他们家不好,要求大伯把房子拆了。

    大伯觉得对方简直是在无理取闹,辛辛苦苦花那么多钱建的崭新的房子,一共住了没几天,岂是说拆就拆的,不论换成谁都不会同意。邻居在他家撒泼打滚,又哭又闹,说房子不拆也行,但必须要给他们家5万元作为赔偿。

    大伯当然不同意,于是他的邻居大半夜的敲他家的门,往他家里扔砖头、酒瓶,有一次还差点砸到大妈的头。遇到这种胡搅蛮缠的邻居真是让人又烦又恼,没办法,为了让自己过上安生日子,经过协商,他补偿了邻居2万元。

    这事总算是消停了。

    种田养鸡并没有多少乐趣

    大伯家的院子不大,他想租块田种点青菜和瓜桃李枣之类的,好好体验一下田园生活。他打听了一下,往年一亩地的租金在600左右,可等他去租的时候却一下涨到了一千。他有点不服气,问对方:“别人往外租的都是600,你凭什么租给我一千?”

    对方笑嘻嘻地说:“你要是嫌贵,你可以去租别人的,你这么有钱,一年还差这几百块钱啊。”

    大伯心里不爽,扭头去找别家,可没想到大家似乎统一了口径,都说一亩地一年的租金是1000。最后他只能用高出别人一大截的价格租了一块田。

    可他从来没种过地,都不知道是先撒种子还是先浇水。别人给他说想种菜需要先翻地松土,他拿着铁锨翻了一天的地,第二天腰疼的直不起来,瞬间就萌生了退意。他不想再那么费劲折腾了,往地里随便撒了点菜种子,泼了几瓢水,心想:就这样吧,菜爱长成啥样就啥样。结果可想而知,大伯不由感叹:种菜可比上班难太多了。

    一开始他和大妈还兴致勃勃地养了几只小鸡和小鸭,在城里土鸡土鸭可是好东西,好几十块钱一斤,他们准备养大了留给小孙女吃。可鸡鸭们在院子里把粑粑拉的到处都是,不小心就会踩一鞋底,就只能用网子把它们圈起来,可它们特别机灵,不一定什么时候就从网子里钻了出来,出来了就跟撒了欢一样在院子里到处跑,还经常跑到别人的田地里吃菜和庄稼。

    这时候一旦被邻居看到就不得了了,轻则谩骂,重则让大伯和大妈赔菜、赔庄稼。结果没等鸡鸭长大,大伯和大妈就赶紧把它们送了人。

    不断有亲戚来借钱

    自从回老家后,就不时地有亲戚来找大伯借钱。

    一个堂叔给他儿子在城里买房,找大伯借十万块钱。大伯刚回老家,第一次遇到这种事,不好意思拒绝,就应下了。可过了没多久,另一个堂叔也找大伯借钱给儿子买房,也是张口就借十万,这次大伯没敢直接应下,而是说先和大妈商量一下,商量后,只借给这个堂叔5万。这个堂叔在心里对大伯生了怨恨:关系都是一样远近,凭什么借给他十万,只借给我五万?

    这个钱他到现在也没还给大伯。

    有了经验,从那之后,不论谁再来借钱,大伯一律不借。这下他在亲戚们的嘴里完全变成了坏人,说他抠、小气,眼里只有钱,没有亲人。有的亲戚因此不再和他走动,走了照面招呼都不跟他打。逢年过节亲戚们都互相串门,别人家里热闹无比,他的家里却冷冷清清,连个过来给他拜年的晚辈都没有。他的心里特别难受。

    乡亲们的闲言碎语让他烦闷不安

    村里的年轻人基本上都外出打工去了,只剩下了一些老人,那些人都特别八卦,遇到他就拐弯抹角地问他为什么回乡下生活。

    慢慢地,村里传出来了各种版本,有的说他经济上遇到了困难,城里的房子都卖了,在城里过不下去了,还有的说他是被儿子和儿媳撵回来的。更夸张的是,有的人还扯上了他的岳父岳母,说他在城里这些年都是靠岳父岳母的接济。

    这些风言风语让他哭笑不得,刚回去的时候还愿意经常出去找人聊天,后来越来越不愿出去和乡亲们打交道。

    就医不如城里方便

    我们老家还算不上是穷乡僻壤,离县城四五十里路,开车一会就到了。但县里只有一所比较像样的医院,去那里看病的人非常多,不比城里的大医院少。

    而且医疗环境和条件都非常差。有一次大妈身体不舒服,他们先是去了县医院,排了半天队好不容易轮到了他们,医生看了下检查单子,直接就让大妈住院。到了病房,大伯看到那脏兮兮和乱糟糟的环境,扭头就带着大妈走了。然后他们去了市医院,结果医生也没让他们住院,就给开了点药。

    夏天蚊虫多,冬天又冷又萧条

    夏天,农村的蚊虫真的特别多,苍蝇蚊子满天飞。天气稍微暖和一点就开始有苍蝇,不管防守有多严,都难免会有漏网之鱼飞进屋里,闻着瓜果、饭菜嗡嗡叫,让人心烦不已。

    到了七八月份,傍晚都不敢去小院里乘凉,不过是浇个花的功夫,脸上、腿上、胳膊上就会被蚊子叮上好几个大包。而且不时的还会从别人家里传来一些“异味”。

    到了冬天,整个村子都显得格外萧条和冷清。而且因为房子太大了,就算开着空调屋里也不暖和,晚上睡觉不仅要开着空调,还得开着电热毯。

    农村生活和大伯想象中的差了十万八千里,大妈的心情非但没有变好,反倒更抑郁了。大伯也在农村住够了,所以他们一共在老家生活了不到一年就逃也似的回了城里,暗暗发誓以后再也不回去了,现在他们院子里的杂草都长得挺高了。

    农村老家只适合偶尔回去住上几天,如果想长期留在农村养老,那还是趁早打消这个念头吧。

    回农村养老半年就后悔了,为什么说农村养老没有想象中那么好?

    暑假刚放了几天,儿子开着车,把我们送到了乡下的老家。




    我在县城的学校里教书,老婆已经退休4年了,明年的5月,我也到了退休的年龄。


    我们住在学校的教师公寓里,因为,儿子谈好了女朋友,我就给他买好了一处商品房。


    儿子的婚期越来越近了,我也快到了退休的年龄,按照规定,退休了,就要从公寓楼搬出去。


    儿子建议说,和他住在一起,130多平方米的房子,足够住的了,一家人住在一起,热热闹闹多好。


    老婆不同意,她说,你结过婚,儿媳妇过了门,住在一起不方便。


    我说,不然就在儿子家附近小区,再买一个房子,哪怕是二手房也可以。


    礼拜天,老婆家出去溜了一圈,晚上回到家,她说,现在房价高得吓人,就是二手房也要好几千。


    我想,买个房子,要付首付,要还房贷,还有物业费,七杂八杂,不是一个小数目,老婆的退休金低,靠我的退休金,有点吃不消。


    老婆说,买不起,咱就不买,大不了回老家去!


    老婆的一句话,提醒了我,在老家,我还有一处宅基地,老屋虽然破旧,但修修补补住人应该问题不大。


    我和老婆商量了一下,把老屋翻修一下,打上水泥地平,再增加一个卫生间,装上空调和热水器,在院子四周栽上一些竹子,种上一块菜园,养一只小狗,喂几只鸡鸭,没事了,在田野里散散步,想儿子了,就就去市里住几天。


    放假了,老婆就让儿子开车,送我们去了乡下。


    很快就到了,几年没回来,老家的 变化太大了,原来的“水泥路”,下雨的时候,有水又有泥,现在,加宽了,铺上了柏油,路旁还有路灯,还栽上一些风景树,我以为走错了地方,儿子指着导航说,没错,就是老家。


    到了老屋,门外长满了一人多高的野草,连门上的锁也锈了,怎么也打不开。


    儿子费了很大的劲,打开了房门,里边到处都是蜘蛛精,老鼠也把这里,当成了自己的家。




    一家人赶快开始卫生大扫除,干了半天,才整理得差不多。


    我坐下来喝口水歇歇,心想,怎么没有看到一个邻居,过了老大一会,才看到一辆车开过来,我一看,原来是我的近房侄子小松。


    小松停下车说:叔,你怎么回来了?也没打个电话。我要去村里开会,晚上我请你们吃饭。


    儿子看到没有洗澡的地方,上个厕所也没有马桶,苍蝇蚊子嗡嗡乱飞,房子里没有空调,就开车回了市里。


    到了天快黑的时候,小松打来电话,说饭菜准备好了,我和老婆,就买了一箱牛奶,去了他们家。


    小宋家离我们家,有100多米,家里盖了二层小楼,空调大电视和全自动洗衣机什么都有。


    他是村民小组的组长,又在派出所干协警,家里又承包了200多亩地,一年的收入很可观,在村子里属于上流的人家。


    我和小松喝酒,老婆就和侄媳妇一块聊天,酒过三巡,小松说:叔,这次回家,可要多住几天,全当是休假了,农村这几年发展得不错,经常有城里人来乡下观光,都说乡下比城里好,空气新鲜,是风水宝地。


    我向小松说了自己的打算,他点了一支烟,吸了一口,想了想,对我说,退休了,回老家居住,想法是好的,真正做起来,有些不现实。


    他对我说了几点原因:


    1.房子的事。


    回老家居住,旧房子不能住了,因为,村里马上就要拆迁,实行集中居住,像市里那样,建一个小区,每一户一套房子,你的户口不在这里,分是不可能的,想住就要花钱买。


    2.邻里关系。


    因为是集中居住,邻居都是不同地方的人,你和原来的老邻居,住在一起,是不可能的。


    再说了,现在村里的60岁以下的人,都出去打工了,老年人有的跟随子女,去市里定居了,你认识的人,肯定不会很多。


    3.医疗条件。


    村里尽管有卫生室,但是,平时,量量体温,开点伤风感冒的药,别的就需要去镇里和市里。


    说句不好听的话,人吃五谷杂粮,谁没有个病病灾灾的,一旦,你和婶子有了病,想做个体检,就得去市里,你觉得方便吗?


    你可能没听说,东头老张媳妇,今年40多岁,前几天,吃晚饭的时候,还好好的,到了半夜,他媳妇说不好受,老张赶快给村医生打电话,村医生来了,说很危险,让他打120,老张打了120。等救护车来了以后,人已经没了。


    听了侄子的话,我沉思起来,父母早就过世了,小时候的伙伴,也难得相见了,在这里买个房子,还要装修什么的,想想头都大。


    我血压有点高,经常头晕,三天两头要去医院,想到这里,我心里有了主张。


    小松看出了我的心思,说:农村现在的变化确实不小,但并不是一个适合养老的地方。


    从侄子家里回到自己的家,老婆点上了好几根劣质蚊香,还是有蚊子前赴后继的上来,不时的亲你几口,这一夜几乎没有睡着。


    天亮了,我和老婆坐上了去市里的公交车,眼前熟悉又陌生的故乡,从眼前慢慢地消失了。



    我是@五哥聊情感,一个热爱文学的60后小老头,每天都会更新文章,可以关注我,发表你的看法与我互动。

    上一页12下一页

    MySQL Query : INSERT INTO `qq2008`.`qxc_zhizhu`(`data`,`url`,`lx`,`ip`) VALUES ('2024-04-22 12:16:38','http://www.qq2008.com/detail/show-23-52279.html','ccbot/2.0 (https://commoncrawl.org/faq/)','112.82.213.97')
    MySQL Error : The MySQL server is running with the LOCK_WRITE_GROWTH option so it cannot execute this statement
    MySQL Errno : 1290
    Message : The MySQL server is running with the LOCK_WRITE_GROWTH option so it cannot execute this statement
    Need Help?